你的浏览器已禁用javascript,请启用javascript,否则网页将非正常运行!
  • 习 近 平 总 书 记 在 中 国 共 产 党 第 十 九 次 全 国 代 表 大 会 上 作 报 告
    心理咨询的商业困境

      简里里创办互联网心理咨询平台“简单心理”,是在2014年6月。那时她刚结束高校的心理咨询老师生涯,想出去闯一闯。

      令她受到巨大鼓舞的是,平台上线第一天,就收到了600元的预约咨询款。运行不到两年,2016年1月“简单心理”便完成了数百万美元的A轮融资,入驻的400余位心理咨询师在80多个城市提供心理咨询服务。

      和“简单心理”一样,这个行业整体上在2016年迎来了属于自己的一波小浪潮。在这一年中完成融资的机构包括“壹心理”、“暖心理”、“成长保”、“初心客厅”、“松果倾诉”等互联网平台及一系列自媒体。

      心理咨询并非新的业态,但其在中国的发展一直不温不火。遇见互联网后,心理咨询能够突破这块商业冻土,寻一条新的路径出来吗?

      剩下的百八十人

      中国的心理咨询行业始于1985年。那一年,1200人进入中科院心理所学习心理咨询知识,其中就有杨凤池。

      “当时来学的有各行各业的人,包括老师、医生、机关干部等等,多数人都没有把这个当成主业,所以后来看大约90%的学员最后都没有做心理咨询。坚持下来的百八十人里出了很多业界的领军人物。”杨凤池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。

      作为这“百八十人”中之一,后来他成为首都医科大学教授、知名的心理学专家。

      那时,心理咨询是个新鲜事物,发展到新千年前后,市场才初具规模。

      “1998年我开始做个案咨询,主要针对青少年群体,有不少家长带着孩子过来做心理咨询。”上海林紫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林紫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,那时为了普及心理咨询,她还做了大量的公益宣传,让更多人了解心理咨询。

      但林紫坦言,彼时中国还称不上有了心理咨询行业,“因为那时候还没有心理咨询师这个职业,全国也没有几家心理咨询机构。”

      2001年,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开始推行心理咨询师的国家职业资格鉴定制度,心理咨询师作为一个职业得到了官方认可。

      直到2003年,“非典”来袭,许多人开始恐慌,一些非典患者也出现了心理问题。于是,心理专家和心理咨询师的身影开始较多出现在公众视野中。

      2004年在央视开播的《心理访谈》还请来杨凤池,从心理学家的角度为每期一位来访者提供新角度和建议。许多人正是通过这个节目开始了解心理学和心理咨询,不少人因此进入了这个行业。

      新成立的心理咨询机构也渐渐多起来。

      深圳灵通心理科学研究所(以下简称灵通)创办于2003年,其常务副所长蒋宇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,由于灵通是深圳第一家心理咨询机构,当时没有什么竞争,成本也很低。

      从某种角度来说,灾害和不幸是心理咨询行业发展的催化剂。

      2008年汶川地震后,通过媒体报道,各组织和机构对灾区群众的心理援助,被社会熟知,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对心理咨询师这个职业产生兴趣。

      心理咨询培训机构成功之道(北京)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成功之道)创始人张冉在接受《瞭望东方周刊》采访时称,2008年之后,其公司培训课程的销售收入每年都能翻一番。

      一批批成立,一批批倒闭

      “尽管社会公众对心理咨询的需求在增加,但整个行业并没有出现爆发式增长。”华中师范大学心理辅导研究所所长江光荣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。

      蒋宇也体会到了这个行业的发展困境,“创办后基本上每隔两年,灵通就在深圳多开一家机构,直到2009年开到第4家之后,就扩张不下去了,因为市场增长有限,但成本却越来越高。”

      他告诉本刊记者,人工费一直水涨船高,宣传费从每点击一次几角钱攀升至每年100万元的预算,房租更是成为无法选择的大负担——只有将心理咨询室开在闹市区,才有客户,而每年房租至少30万元。

      而成功之道甚至于2014年停止了心理咨询业务,只做培训。

      林紫也发现,有些人一拿到证书之后就自己创办心理咨询机构,结果经营不长时间就得关张。

      “我们4个直属中心加起来,每年接待1万名来访者,价格在每小时300~2000元不等,收入一半给咨询师,剩下的一半贴进硬成本,盈利空间有限。”林紫说。

      杨凤池也观察到,行业里自发的心理咨询机构,是“一批批成立,一批批倒闭”,“做一次咨询平均四五百元,假如只做心理咨询的话,一个咨询师一个月总共才能接待多少人?而在繁华地段租一个写字楼又要多少钱?这样算下来,你就可以想象他的生存空间了。”

      而另一方面,则是激烈、复杂的同行竞争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从业者告诉本刊记者,莆田系医院也逐渐切入心理咨询领域,但他们的目的却不在心理咨询市场,而是借此兜售仪器、推销中药。

      “这其实完全不是心理咨询该干的事,但他们钱多,宣传力度大,即便口碑很不好,还是有人去。不但把心理咨询的口碑做坏了,还会把正规的心理咨询机构往邪路上逼。”上述从业者告诉本刊记者。

      “捞偏门”才能赚到钱

      林紫告诉本刊记者,即便发达如上海,心理咨询业务能实现收支平衡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      只有另寻出路。

      当时林紫心理机构靠近华东师范大学,于是双方达成合作,为其心理系学生提供实践平台,由此林紫便自然而然地发展出了培训业务。如今,培训和企业EAP业务,与个案咨询业务在林紫心理机构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态势。

      “EAP业务也是顺势而为,当时有大型国企请我去做一个心理咨询培训,后来发现,慢慢有越来越多员工想接受心理咨询,所以就逐渐形成了企业员工的心理关怀业务。”林紫说。

      她发现,对于心理咨询机构来说,培训和企业EAP业务市场更容易开拓,这逐渐演变成它们的支柱业务。后来甚至涌现出了一批只做培训或者企业EAP业务的公司。

      “EAP业务很火,但也不好做。有不少同行跟我抱怨说甲方不懂心理学,不尊重专业方案,需要大量沟通和磨合,这非常考验品牌运营能力。”张冉说。

      在他看来,培训是轻资产业务,不但能吸引有进修需求的心理咨询师,也吸引了对心理学感兴趣的更广泛的人。

      “有些人对做心理咨询是有耻感的,但又很想了解心理学的相关知识。参加培训听听课,对他们来说会减轻心理负担,而且有些人真的学成了心理咨询师。”张冉观察到。

     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,做培训或EAP服务机构风险更小、灵活度更高,特别是在心理咨询行业监管关系尚未理顺的当下,更是如此。

      一个例子是,在某些地方,带“心理咨询”字样的公司名称是不允许注册的,而咨询或培训机构的注册标准,则宽松多了。

      98%和2%

      对这样一个并非爆发式增长的行业来说,要靠自身的发展来扩张并不容易,而要想获得资本青睐,从而赢得更大的成长空间,凭借现有的模式恐怕很难。

      一个事实是,创投圈更青睐“互联网+心理”。

      2016年,除“壹心理”、“简单心理”之外,在线儿童成长顾问平台“成长保”、心理咨询平台“初心客厅”、心理健康及咨询移动平台“暖心理”、“松果倾诉App”等相继获得投资。

      “二战后美国已经建立起完备的心理咨询的公有体系,留给市场的空间不大,所以在美国没有成长出大的心理咨询公司。但在中国,心理咨询仍处在起步的阶段,通过商业途径满足规模巨大的需求是可能的,这是时代和国家给我们的机会。”投资了心理学自媒体Know yourself的真格基金投资管理副总裁刘元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。

      2016年1月,老牌心理网站壹心理宣布完成近千万美元A+轮融资。

      “我们做到2014年,已经有了700万用户,当时我就开始思考怎么变现,也有一些不错的尝试。”壹心理创始人黄伟强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。

      壹心理的变现思路是把心理咨询都做成轻型互联网产品。黄伟强判断,目前找心理咨询师的渠道已经很多了,并且真正会选择心理咨询服务的可能不足总人口的2%。